在烏來拍到的花

<照片:烏來裡春天的一朵小花>

昨天為了研討會忙了一整天,而家中的網路似乎也抗議休息過少似的,就這樣斷線了一天。自從禮拜一得知稿件沒有上ICIM研討會,為了完成老師所要求的,至少上一個研討會才能順利畢業而努力。每天就是不斷的改文章、不斷地找研討會的訊息….。覺得在學校的生活過得有點乏味,也覺得整個學生的最後生涯過的相當的痛苦,每天似乎也把剩餘的學生生涯變成一種等待、等待著離開學校、等待著到社會工作。看著日曆逐漸逼近的論文口試的日子,或許在別人眼中是緊張,但是在我的心中或許有一絲的輕鬆。

當然~很多人都跟我講,到了社會之後,絕對不會比在學校輕鬆,不論是上班的主管管教的態度、或者是加班。但是,或許在我心中對於能早點投入社會是嚮往已久的事情,能夠將自己學習的實際的到職場現實的戰場之中,感到相當的期待所致。也或許是對於現在的學生生涯有點煩悶所致,身為天秤座的我,對於現在日復一日的生活,有點厭倦了~~更討厭被限制著自由的感受…

不過最近看到幾篇網路文章,覺得還不錯~~~希望大家看了也會有相同的感覺~~

> > **生命中沒有過渡** > > > > 和一位留德的老師談起老師在德國的留學生活。 老師:「在德國,因為學制還有一些適應的問題,有些人一待就會待上十年才拿 到博士學位。」 我說:「哇!那好久哦。」對於才二十歲的我而言,十年,不就是生命的一半嗎 ? 老師笑了笑:「你為什麼會覺得那很『久』呢?」 我說:「等拿到學位回國教書或工作,都已經三、四十歲了呢!」 老師:「就算他不去德國,有一天,他還是會變成『三、四十歲』,不是嗎?」 「是的。」我答道。 老師:「你想透了我這個問題的涵義了嗎?」 我不解的看著老師。 「生命沒有過渡、不能等待,在德國的那十年,也是他生命的一部分啊!」老師 語重心長的說。 「啊!我了解了!」 那一段談話,對我的影響很大,提供了我一個很重要的生活哲學與價值觀。 前一陣子工作很忙,學弟問我:「你要忙到什麼時候呢?」 「我應該要忙到什麼時候?或者說到什麼時候我才該不忙呢?」我反問。 「忙碌也是我生活的一部分,重點應在於,我喜不喜歡這樣的『忙碌』。 如果我喜歡,我的忙碌就應該持續下去,不是嗎?」我補充著。 對我而言,忙碌不是生命的「過渡階段」,而是我最珍貴的生命的一部分。 很多人常會抱怨:「工作太忙,等這陣子忙完後,我一定要如何如何...」 於是一個本屬於生命一部分的珍貴片段,就被定義成一種過渡與等待。 「等著吧!挨著吧!我得咬著牙渡過這個過渡時期!」當這樣的想法浮現,我們 的生命就因此遺落了一部分。 「生命沒有過渡、不能等待。」這時,老師的話就會清晰的浮現在我的耳邊。 所以,我總是很努力的讓自己喜歡自己每一個生命階段,每一個生命過程,因為 那些過程的本身就是生命,不能重來的生命。

Evan

Attitude is everything